大公司“高薪养残”,初创期怎么用大公司出来的人?

老王创业日记 - 职场和创业   |   2019-04-30 全文4334字 4图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老王创业日记

第258篇

5年前的今天,2014年4月30日,是我在360投资部任职的Last Day,现在回头看看,时间还真挺快的,一晃就是1826天过去了。创业这个大坑,我在里面也蹲了超过三个18个月,看样子再有三年时间就能从这个坑里冒出头来了吧。

其实很庆幸当时果断的离开了360,我走的时候,是360在纽交所上的市值最高点,基本上我就是在离开的时候把股票都卖掉了,所以全是在高位兑现的。我在2013年就判断360要走下坡路,所以也没留恋什么,虽然确实有在事业上的不甘心,但出来就是出来了,也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

此外,我还有一个很早就形成的个人观点,那就是人如果在大公司时间太久了,就一定会变得失去锐气,那是我不想要的。

创业的前几年我也经历了一次硬着陆,从百亿美金级上市公司的一个相对不算低的位置一下子摔到地上,直接砸了个大坑,还好没把自己摔死,算运气好的。回头一看,几乎所有从大公司出来创业的人,第一次创业都死得挺惨。

大公司出来的人首次创业的成功概率确实不高,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投资给这些人的投入产出比甚至还要更低于背景相对弱一些的所谓草根创业者,这都是花钱买来的教训,我前些年自己也投过那种很牛背景的创始人,项目最终B轮死,也很可惜了。

大公司出来的人不是应该更牛么?为什么搞创业反而不行了?

后来我找到了原因,就是我最近几年在创业圈一直在提的一个说法——高薪养残,这是专门针对大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来讲,甚至在BAT这些头部公司来说,可能已经是普遍现象了——那些从大平台走下来的所谓牛人,往往内心中带着一种天然的优越感,这心态本身就已经是创业的大敌了,职场惯性也让他们很难快速落地,所以在初创阶段还是会比较相信自己过往的经验、资源、人脉等等外部条件,对于创业本身的艰巨性认识不足。并且,在大平台所面对的事情大多数都是有计划的,而在自己独立创业的时候,他们发现几乎所有面对的问题都是开放式的,没有标准答案,都是高度不确定的。

按照上面制定的计划去执行,这些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但是要自己给自己创立的组织制定计划,再根据执行中的结果不断调整目标,他们都得抓瞎!这时候可能才第一次发现,自己被强大的平台化组织给养残废了

被养残的,也不止是那些自己创业的,更多的是那种只想出来参与创业的大公司人,其实也都是残废的。

从下面这段简短的对话,你们能看出什么来么。

我们这种创业公司,发工资从来不可能按一年15个月来算的,大公司可以,他们想发18个月都行,因为有钱就可以任性,年终奖嘛!可是你一个初创公司怎么发年终奖?其实我们之前也发过一次,后来就觉得不对——老子又没赚钱,发什么奖,那不都是投资人的钱么!

上面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在大公司工作了多年的已经过了30岁的年轻人,他从实习开始就进了上市公司,到现在工作快十年了。因为毕业后就只有这么一份工作履历,他也觉得有点慌,感觉自己成长不够快,所以去年就找到我,说是想来跟我学习如何创业,最初我还以为他做好了心理建设,但是一问到薪资这里,他就犹豫了。

很显然,上市公司给他的薪水挺高的,虽然他自己不觉得,甚至他还认为是给低了,但说实话,以他的能力放到创业公司里,也可能发挥不出什么来,毕竟是做了很多年的螺丝钉,跟我们那些在初创公司成长的90后小朋友来比,或许多了一些所谓大平台的见识,但实际上做事的综合能力未必会强多少。

大公司为什么会愿意花高价养一群螺丝钉呢?

可以这么理解,所有大公司都是已经被打造得相对完善的庞大机器,这种情况下,机器即使靠惯性也能运转,对稳定性要求非常高。机器自身是否有用当然不是局部螺丝钉说了算,但如果某个螺丝钉出现不稳定情况,就会导致机器整体出现系统性风险和局部效率下降,那怎么办呢?当然是用最好的螺丝钉——所有零件都尽量用最好的,以保证系统可以正常运转——稳定,这才是第一要务!

那些初创公司呢?基本上都还是在造机器的过程中,甚至在初创期连一张图纸都还没有,这时候,有能用的最基础的材料就可以,哪怕是废铜烂铁,也都直接放进熔炉去再造,反正还不知道机器最终长什么样,具体的零件也就不敢说追求什么稳定性了,能用就行,不能用的零件也要尽可能改成能用的!所以这时候你会发现任何一颗螺丝钉在这里都不是当螺丝钉来用的,甚至在极端情况下有可能把螺丝钉拉长了当支架甚至挑大梁。你说稳定性?稳定对创业公司来说是非常奢侈的,而可用性、可塑性才是第一位的。

从大公司出来进入到初创型组织,很显然,职场切换的机会成本是非常高的,这是很多人在计算得失的时候会做出的很自然的一个比较。我一直都觉得,我们的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对自我进行风险投资的过程——风险投资的特性就是风险越高回报预期越高

创业公司是高风险的职业选择,但同时也可能是年轻人可以最终拿到指数型高回报的一次成功的投资,而在大公司的回报预期基本是线性的,虽然职业生涯上的风险也小很多,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去参与到创业公司,但是我觉得每一个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都应该有这样的一个认知,对于两种选择的发展模型上的差异要有非常清晰的了解。

很遗憾,这个认知,很少人有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温水煮青蛙”是怎么回事,但人们总是不承认自己可能就是那只青蛙。

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们,建议你在招一个从大公司出来的看起来光鲜亮丽的所谓牛人之前,先帮对方完成一次软着陆——降薪至少一半,甚至更低,也不要给对方什么太高的职位,我的原则就是降一格录用,无论原来是什么级别,到了创业公司,都得先落地,在初创团队中就是要先扎根到一线去,至少半年时间,磨合得好一点了,再提上来就是。



好了,补回前面这两周的流水账。

上上周,除了在周四公开讲了一次【创始人的融资课】之外,还单独给几个朋友讲了一次开小灶的【6×18个月创业周期论】,其中有从英国回来的【帝国理工学院】做创业与创新研究的博士生曹哲,还有小米工号排在前10的王海洲和一位十多年前就移民到北美的投资人高虹大姐。

给曹哲讲,是因为基本上有半周的时间她都一直跟在我的办公室里,参与了我讲课和面谈一些创业者的过程,我想用这样的方式给她一些对于中国创业环境的最直观感受,也希望她可以更真实的在博士论文中对国内的创业环境做一些讨论。王海洲和高虹两位都是有丰富经验的具备创业经历的人,我给这二位讲就更多是想得到一些印证。王海洲全程参与了小米的创业历程,我希望他能帮我把【6×18个月创业周期论】在小米创业的整体节奏上做了一些纠偏,他觉得我描述的整个过程还算是比较准确的吧。高虹大姐则有自己创业和投资的经历,也都在这套方法论里面找到了可以被印证的经验。

4.15那天去了【梅花天使基金】,这次吴老板终于没有放我鸽子,不过还是没能完整听完我的运营逻辑,因为那天他过生日,提前来了一些给他庆生的朋友,所以他心情不错,对于跟投缘帮的合作也很开放。

在深圳的【开饭日】下午,我跟华南分舵的小伙伴们大致讲了一下后面的计划。近期我已经在逐渐放开手去做更多对外合作的尝试,【投缘帮】刚刚进入到第三个18个月阶段,我会重点尝试寻找那些1亿~10亿人民币估值体量(A~B轮)的toB型创业平台,与他们构建更多的连接,把我们的一些服务输出出去,同时也引进更多可以跟我们用户群匹配的服务内容进来,在继续完善帮内运营生态的基础上,还要开始做服务产品化的工作。

创业组织的第三个18个月,相当于人生中18~30岁这个阶段,要浪起来了!

上周到南方出差7天,先到的深圳,天气太热,晚上需要开空调,结果夜里寒气入体把鼻炎给刺激起来了——我的鼻炎是对寒气比较敏感,倒不是常见的对花粉之类的过敏,所以也不能当成过敏性鼻炎来治,只能硬扛。半边脸都疼得不行,那几天都是折腾到夜里三点多才勉强睡着,但是到了凌晨五点,自辟谷以来已经养成习惯的强大生物钟又把我唤醒了,每个晚上满打满算就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现在回了北京才发现还是更适应北方的气候啊!

连着在深圳和上海分别落地做两天的活动,在深圳的这次小聚会,华南分舵最热心的小涛给做了一些总结,我看他写得还挺到位的,借用来正好省了我的笔墨。

活动结束,晚上由二娟带大家去聚餐,我单独行动,去跟周彤杨扬吃饭,其实算是高中同学小聚,他俩之前做的项目也拿过蔡文胜和创新工场的投资,现在转去做陌生人视频社交,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还能坚持住。

周三早晨跟几年没见的林军吃了早茶,除了雷锋网,林军还有两个业务,都跟我介绍了一下,感觉他也在下一盘不小的棋,尤其《左林右狸》这个事情,可能更带着一些对媒体的情怀。

中午来了两位年轻人,一个是做电子烟的,一个是做无人机的,他们约了林军来请教,我跟着一起学习了一下年轻人的新思维,那个做无人机的是在海外做竞速无人机,挺有意思,虽然市场非常窄,但我觉得只要愿意长年坚持下去,未来还是有很多可以扩展的玩法和场景。

下午去科兴科学园,约了罗薇MM吃双皮奶,与往常跟草根创业者聊天不同,我一般跟上市公司高管讨论的肯定还是讲战略的事情,顺便把投缘帮的创业经历给她讲了讲,她很有兴趣。我其实对游戏和娱乐领域不太懂,但我喜欢通过与老朋友聊天,来获取更多学习机会。晚上跟张延东吃饭,也是类似的,他过去几年融了上亿的钱,现在开始反思之前的业务路径问题,目前虽然还是做海外,但他自认为是在用非常传统的思路在做生意,只是把互联网作为工具,看上去不性感,但心里却踏实多了。

周四早晨飞上海之前还在深圳约了一位大工的小师弟,碰巧还是唐山老乡,他之前做了几年猎头,最近一年多是想做一个类似betaworks的业务,不过对创业的理解还需要时间,他更希望从我们这样的服务模式里看到与创业有关的一些逻辑。

落地到上海,先去跟【成为资本】的金沁兄弟吃了午餐,他们是做了十多年的长青基金,现在每年投2亿美金左右的额度出去,单笔一般都在1000万美金以上,主打的是A/B轮,我就介绍了【站酷】【Acton】给他。

周四晚上跟刘恒宇吃饭,周五早晨又单独陪他去机场聊了会儿,有时候这种感觉像是在把他当亲弟弟来带的,他身上有当年的小林Livid的一些影子,当然还需要一些必要的引导,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我觉得有机会全程看着一个年轻人成长,并且他的成长经历中也有你的一些参与,这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周末两天,我跟一群很好玩的朋友一起,跟随杨师父学【奇门遁甲】,杨师父是实战派,我感觉很快就能入门,接下来打算就养成一些习惯,比如每天至少打三张盘来看看,不为识人断事,只为找到感觉。当然,有兴趣的朋友以后都可以找我来断一下各种事情,我相信以我在这个领域的天资,是会越来越准的——这次回程,周一中午的飞机延误,我随手开了一张,是伏吟盘,断下来就是要延误两个小时,果然11:55的飞机是拖到13:54才起飞。。。。。。



把文章分享给您的朋友把~

老王创业日记

自2002年以来,老王累计面基20000+创始人,至今保持每天与3~5位创业者 见面聊天的习惯。从2016年开始启动【投缘帮】,请扫码后留言,与老王沟通。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作者介绍

王翌

现任大发快3_快3全天计划_技巧|CEO,投缘帮创办人。

奇虎360投资部创办人。前IT圈知名记者,深入观察早期互联网生态的建立过程;面基过两万名创业者,作为专家顾问扶持数家创业公司/团队的成长,数千名创业者得到其直接帮助。 投资项目:快用苹果助手、PP助手、微播易、多听FM、安卓壁纸、极客公园、刷机精灵、生日管家、蚂蚁HR等。